0.03%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周乐]世末的骑士03

*我的cp已经……没.粮.了.
*希望各位可以吃下我这安利
*中世纪AU,流ooc,应该没副cp

“……我并没有和你们开玩笑。高英杰不见了。他刚是与我一同来的,如果没有人能够说出些有用的线索,微草的队伍就在轮回的边界,即使踏破轮回我们也要找到英杰。”王杰希用没带眼罩的眼睛盯着周泽楷,很明显是对他说的。

在场的所有人都十分吃惊。高英杰是上次比武大赛中十分具有潜力的新生骑士。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那次还击败了他的公爵——王杰希。

这样一位骑士当然是谁都想收为己用的,但他是微草的人大家也就都放弃了。更重要的是他是王杰希一手栽培出来的。

高英杰可以说是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的人。

微草接班人在轮回找不着了……这锅轮回没有不背的理由。

“我…好像见到过英杰…”张佳乐不太适应现在过于寂静的环境,有些心虚的开口道。

王杰希二话不说过来要拉张佳乐。被周泽楷挡住了路。

“轮回不藏人。”周泽楷看着王杰希的眼睛说,“你那套没用。”

王杰希便站着看着张佳乐。

“好像是。被人带走的…”看了一眼王杰希,好像在害怕着什么,“说是去找乔一帆…”看见王杰希明显的黑脸,他选择不说话。

所有人都知道。兴欣已经不存在了。连同它的荣耀和屈辱一起被时光淹没。斗神和他的战友们的事迹,在骑士内部已是不可以交流的秘密。没有人会相信他们还活着。

“张佳乐你这个玩笑开的不错啊。啊什么我听见什么了我什么都没听见啊。我们还是来聊一聊你怎么没被蒸熟吧你看你被轰出来…”黄少天给周围所有人用眼神提醒着那个事件的不可能性。

“我知道了。”王杰希打断黄少天跨上扫帚,伴着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就像他刚来时的那样。

“哦终于走了吓死本剑圣了。微草真是吃多了没事干吗居然果然过来问我们要人,幸好我们有默契。不过是真的吗战神又要重出江湖了可是那样他就不管那个他自己带出来的骑士了吗,我记得好像有点潜力的叫什么邱非的?”

“…没有能力了。”周泽楷接下了黄少天的话。江波涛连忙解释:“嘉世已经没有能力参加这场争夺荣耀大陆控制权的战斗了。”

沉默了一会儿黄少天说:“好了我要联络下一个战队了。”没有接受大家远行的祝福便骑马离开了。

“战争要开始了。”周泽楷撂下这一句话便扭头就走。

江波涛无奈的笑笑搀扶起张佳乐走向轮回的战队。张佳乐也不反抗任人拉扯着自己在地上摩擦着。

这是张佳乐经历百花战败后睡得第一个好觉。

他梦到了他回到了十几岁出头的样子眼前却是一片肆虐的虚无……

他被人摇醒了。

睁开眼便见到周泽楷放大的脸。他听见他说你发烧了还在乱吵。张佳乐看到了周泽楷的担心的表情可是他什么也不想做。

张佳乐第一次认真地考虑到自己的境地。他不想在轮回呆一辈子。

张佳乐很快开始了他认为的恢复训练,在轮回众人不可思议目光下。

练到第三天的时候。周泽楷走过来对他说加入轮回吧你不必如此辛苦。张佳乐摇头拒绝了。

他疯了一样的练习着并不生疏的剑法。

他不想忘记百花。他害怕轮回。

每次练习完毕后张佳乐都会躺在轮回的花园里,也不管那些小昆虫在他身上乱爬着。他闭上了眼睛,才觉得舒服。那是他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候了。

傍晚晚霞染上云雾时,他被江波涛叫走了。

江波涛带着张佳乐找到周泽楷时。轮回众人都身着骑士正装。周泽楷挥了下手让侍从给张佳乐换上了正装,并套上了轮回的战袍。张佳乐轻轻皱了皱眉头。

“教会要处死反叛军。”周泽楷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周泽楷盯着张佳乐,怕他听到这句话后做出什么意外的举动。张佳乐却只是低着头,默默地骑上了马跟着轮回的队伍慢慢地骑着。见他这样周泽楷轻轻地皱着眉又很快的舒展开随即向最前面队伍骑去。

张佳乐跟在最后面,他有些不习惯不带头盔。这让他觉得哭都是一件很不好意思的事。他觉得周泽楷在慢慢剥开他的心但他却不知道周泽楷为什么要那样做。

反叛军……现在哪有什么反叛军啊……黄少天的烽火还没传递完呢……真要说反叛……张佳乐不敢想,他觉得可能是没逃脱的百花众人…

靠!
张佳乐觉得他要死了。

他不知道他是怎么到圣城的。他戴上了战袍斗篷上的宽大的帽子,让那仿佛可以吞噬一切的帽子遮住自己。他害怕被人看见。也害怕看见别人。

他不想看见不想听见不敢想象。

女人的哀嚎,教皇骑士的吼声回荡在这不大的圣城中。他甚至仿佛听到了被教会单方面称为祭司的张新杰的吟唱。即使他觉得霸图不会让张新杰参加这些。

空气里弥漫着血腥的气味。让那些教会的骑士杀红了眼。鼻腔里血腥味浓的下一秒就可以流出鼻血。

突然全场安静了下来,只能依稀听见几声渺远的孩子的哭啼。

张佳乐意识到了什么。他踉踉跄跄的从马背上摔下。朝着人群的反方向不受身体控制的一拐一拐的向那里疯狂的走着跑着。他又忍不住嘴里胡乱地吐着着莫名的话。

张佳乐撞上了正巧来看他情况的周泽楷。他正要搡开周泽楷时他听到了孙哲平仿佛用尽生命吼出的话。“今天我们要奋战!为了这片美好土地上你们所拥有和珍爱的一切 我命令你们坚持住,荣耀大陆的人们!(This day we fight! By all that you hold dear on this good earth, I bid you stand, Men of the Glory land!)”随着而来的是一片寂静。张佳乐终于腿一软倒了下去。

周泽楷接住了他。

张佳乐把脸埋在周泽楷的衣领里抽泣着。他不敢大声哭就那样咬着嘴唇低声呜咽。

他不敢放开周泽楷了。如今他已无昔日荣耀。是轮回勉强接受他他才得以残喘至今。他也不想加入轮回。孙哲平至死都遵守着身为骑士应尽的义务,他不敢不那样做。

百花在张佳乐心中从来不仅是一个队伍。那是家一般的存在。

他永远是百花的一员。

周泽楷把张佳乐的脸从他脖子边移开。轻轻地亲吻了他的额头。放开了张佳乐。

周泽楷他是轮回的主轴。这种情况下他不能因为私人情感而不管轮回现在的情况。

轮回军心一定程度上已经乱了。国王搞得这出戏。看样子只是处死反叛军。事实上他在恐吓那些想要造反的人。

烽火怕是要灭了。

只要一家战队没亮起烽火,那烽火就传递不到终点。

轮回怕是骑虎难下了。




tbc.

怎么说呢…最后的吻额头实在是出于完全没有周乐的互动才出来的…
阿发展真漫长……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