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周泽楷|张佳乐|Larry Stylinson

TRUE

· Larry AU一发完(什么AU就自己看吧我一写就剧透了
·梗来自POI的一集,但有改动;文笔差慎点

当Louis从床上挣扎爬起来时,上班已经要迟到了。他毫不在意的向洗漱间慢慢走去,慢悠悠的刷完牙就在他刚准备洗脸时他的闹钟响了。Louis被突然的声音吓的把头埋到了水里。哦他那个该死的闹钟从来不会在正确的时间响。

Louis收拾好自己拿起一片面包就往办公室快走过去。他还顺路买了一杯绿茶哦当然不是为他自己。

办公室向往常一样拥挤又嘈杂但是Louis喜欢这样,毕竟他很为他的工作自豪。

“Louis!差两分钟迟到!你最好给我找个听的过去的借口。”正在工作的一位女士对着Louis的方向头也不转的说道。

“噢……”,Louis向那个方向走去,吧之前买的绿茶放到那个女士的桌子上,“给你买绿茶去了,亲爱的Stone,我很在乎你的身体的,昨天一整晚辛苦你了。”

Stone女士终于转过头看了Louis一秒又转回去:“得了吧,赶快去工作你知道这玩意不能没人在。”

“你真该去休息一下,自从你调过来就一直这么辛勤工作,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像中国的那个国宝?”,Louis拉开椅子,见Stone哪里没回应,笑笑戴上耳机。他真的很喜欢这个人,不仅仅因为她工作专注认真还以为Louis总感觉她身上有一些其他人没有的东西,但Louis也说不上来。在她的手下做事Louis总是很享受。

“您好这里是911,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呢?”这话几乎是从Louis嘴里滑出来的一样。“哦我的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爆胎了……”“哦别着急先生,你叫什么?”“艾伦。”“艾伦你现在在哪里?”“XXX。”Louis快速的在键盘上敲了敲。“XXX高速公路上有车爆胎了,我需要附近救援队带着交警疏通车辆管理人群。”“256队到达现场。”Louis又敲了一下键盘。“艾伦,不用担心了,救援队已经过去了把一切放心交给他们。”“好的我看到他们了谢谢嘀——”

“干的漂亮。”Stone女士走过来顺便拍了一下Louis的肩。“Elsa你终于要休息了吗?亲爱的身体最重要。”Elsa撇了一下嘴走向公用休息室。

在Louis又接了几个电话后他打开柜子到夹了张'help'的小盒子里拿出一个润喉片吃上。纽约市的每一天都像这样如此令人担心,Louis很庆幸自己和同事能为这做些什么。明天做的事几乎都是相同的。直到Louis接到一个小男孩的电话。

“您好这里是911,有什么能为服务的呢?”

“……你可以叫我Harold。”听筒那边传来慢悠悠的相比同龄人略显低沉的声音。

Louis楞了一下,“哦好的Harold。发生了什么事吗?”

“现在6年级放学了我正在往家里走……我觉得有人在跟踪我……”

“不是同学的恶作剧吗?”

“我想……不是的,先生。我在班里人缘还是不错的。”

“该死我叫Louis,你可以叫我Louis。”

Harold不确定的看了眼手机……他是刚刚听见接线员说脏话了吗?

“我觉得Harold,”那边的Louis又说话了,“不要回家,他可能是想打劫你。去个人多的公共场所,我会派救援队去帮你的。”

“可是Louis,我正在开门。”

“……进去了吗?”

“嗯。”

“家里有什么地方可以躲吗?”

“衣橱里有个不容易被人发现的死角。”

“Harold躲进去,就现在。”

“……”

“Harold发生什么事了吗呢跟我说话。我已经定位到你的位置了救援队这就过去。发生了什么吗Harold?跟我说话Harold。”

“Louis……”电话那头传来哭腔,“他们在那东西砸我们家的防盗门,我估计马上就要进来了……”

“你躲起来了吗?”

“是的。”

“救援队正在过去别害怕。一会他们进来时不要发出声音。”

“……好的。”Louis听着电话里强压着自己哭声的男孩的声音,心揪在一起。

Louis接着听到了越来越大的砸东西声甚至还有枪声……靠Louis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用手机打给救援队企图让他们能快点去帮那个男孩。

Louis看到了Elsa往过来的疑惑的眼神。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起来了。他向Elsa投过去一个抱歉的眼神却看到Elsa正在打电话,从她的表情上什么也看不出来。

Louis连忙又让自己的注意力回到Harold身上。

“Louis……”这次电话那边的男生是彻底哭了。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吗?”

“接你的私人电话……”男孩沙哑的声音让Louis战栗。

Louis看向他的私人电话,一个未知号码打了进来。Louis颤抖着手接了那个电话。

“Tomlinson先生。我想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你是谁?”

“这不重要Tomlinson。现在,你是选择帮我是忙还是这个男孩死。”

“他叫Harold。”

“谁会记住一个将死之人的名字呢?当然那取决你帮不帮忙。”

“……”

“对了Tomlinson。他身上已经绑了炸弹了,我希望你的考虑时间能够少一点 。”

“我怎么知道……他还活着。”Louis咬着牙说道。

“嘟。”对方传来一张照片。上面是那个他刚接到求解电话的男孩——Harold。他有一头卷发,大大的绿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当然就像那人说的Harold身上绑了一个定时炸弹。

Louis浑身瞬间软下来,“……你需要我做什么?”Louis一边说一边用空着的手把身边的柜子打开把那张写了'help'的纸塞到上衣口袋里。

“首先,把需要救援队支援的那条指令删除。”

“1256队你们不用过去了。那个电话是个恶作剧。重复是个恶作剧。”

“1256队收到。归队。”

“很好Tomlinson。然后去找Elsa要终端机的操作密码。然后去把2003年2月8日的所有电话记录发到一个邮箱。发完就从终端机上删除那些记录。”

“既然你知道我没有权限为什么你不直接去找Elsa?”Louis忍不住问道。

“因为不是谁都有你这样的经历阿Tomlinson。她有可能不会太在意一条生命但你不会不是吗?”

“你要知道Elsa不可能把终端机的操作密码告诉我,不是谁都能要到的。”

“不要再说废话了,做就行。我没有耐心时就是Harold死的时候Tomlinson。”

Louis僵硬的站起来,拿起桌子上的笔在桌子上写上help的字迹。

“Tomlinson放聪明点。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

Louis惊恐的转头像四周看去。没有什么异常的。身边还是熟悉的忙乱熟悉的此起彼伏的接电话声。他要绝望了。

“阿……”Louis从喉咙里发出了他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什么的声音。

他推开Elsa在的公共休息室的门。里面只有Elsa一个人,她在笔记本电脑上快速的敲着什么。

“Elsa……”Louis开口,声音有点尖。

“嗯?”Elsa头也不抬。

Louis的眼睛开始泛红,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呜咽。“我想我需要一下终端机的操作密码。Alice那个菜鸟又把报告记录日期写错了。”Louis把手伸到口袋里把那张纸片塞到桌垫下面,他一直盯着Elsa看,期望耳机里的人不会发现他的举动。

Elsa看到了Louis的举动,Louis觉得她的眼神变了变。“……好吧。记得先去帮我把昨天一些NYPD调出来的记录输入回去你才可以干你的事。如果我的电脑没收到你的完成消息提示而我看到了你在先干你的事情。你可以回家了。昨天那些记录很重要。”她把一小摞资料递给Louis。Louis做了个很受伤的表情出了休息室。

“你看到了我得先输入那些资料。”Louis对着耳机说道。

“是的。那就快些输入。我给你邮箱发了一封邮件一会就发到那个邮箱。”

Louis看了下手机。“老兄匿名邮箱回发不了把。”

“发就行了。”

“哦好的……”

Louis用异常慢的动作输入着。他不知道Elsa帮他拖延时间做什么。突然门被人打开了。“Louis不要转过来。”他听见Elsa的声音。“我打开了干扰器他现在听不到我们讲话。”“好的。”Louis小声的说。见那个男人没有说什么便接着说:“Elsa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你在干什么??”“当然了。听着他可能在你耳机上安装了微型摄像头只要你不看我他就看不到我。”她继续说到:“我特地给你胡写了些电话记录让你输。我的朋友已经定位到那个声音的坐标了。很奇怪电话是从很远的地方转了三次才接到那个手机的——”Louis打断了她的话。“你要怎么做?”“很简单把人救出来。不行的话你就把记录删了我刚备份了但是就怕他不放人。”

“定位有误。我把干扰器关了你再和他说几句就说可以删记录了但是要确认Harold的人身安全。”Elsa突然说。

“还在吗?我输好了可以给你删记录了。”

“快点。”

“我想先确认Harold的人身安全。”

“刚不是看了吗?”

“万一你们已经把他杀了怎么办。”Louis装作镇定。

“……Louis?请帮帮我……”男孩的声音传了过来。

“快干事Tomlinson。给你3分钟给我把记录发过来并从终端机上删除否则你就再也看不到他了。”

“好,好的。”Louis连忙找到记录把它们往邮箱里转。手指不自觉的出汗让Louis的操作几乎全乱套。

“Lou,找到男孩了正在……呃正在往他那走。”Elsa的声音又传过来。

“那我还需继续要传吗?”Louis问。

“让你多带点装逼你以为去玩过家家的吗??”Louis听到Elsa的低吼不自禁的转头看她。

“Tomlinson原来你真的不在意他的死活。你要又失去一个人了。”

“……不!”Louis吼道那边已经挂断电话。

Elsa望着Louis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快逃!”Louis被Elsa拉着就往外跑。NYPD的武装部队已经进来疏通人群让所有人往外走。

“不走那边。”Louis正要跟着一块出去就被Elsa拉过来。“他们肯定会在门口堵你杀了你的。他们怕你出庭做证。我有狙击手在外面会先杀了他们的人的。从后门走。 ”Louis还没说什么就听见他们那层的电脑一个接一个的炸了有股要引发火灾的势头。

“Harold怎么办?”他问道。“不知道。现在没有听见爆炸声音应该正在被拆弹吧。”Elsa掏出一把手枪对着黑暗开了一枪。一个黑影倒下。“该死。”,Elsa楞了一秒,“他没事了Lou。现在问题是你。”

Elsa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医用针管对着Louis打进去。“阿……”Louis身体软下来说不出话四肢没知觉根本不听他使唤。Elsa把Louis的衣服扒下来只给他留了条内裤。Elsa轻声对Louis说:“恢复过来以后自己找清洁员的备用衣服。”说完开始脱自己的裙子换上了Louis的衣服,她又带上一个鸭舌帽把帽子压的低低防止别人认出她把手枪别在裤子上往出口走去。

“……”Louis说不出来话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说感谢救了Harold还是让Elsa不要拿自己冒险。Louis嘴唇颤抖着,奇怪的声音从嘴里冒出来,他的眼睛泛红着眼泪止不住的流。他觉得这才是一件错事。不是不救他人生命而是让他人为自己献出生命。

此起彼伏的枪声环绕着Louis。他的心连同着枪声一起一上一下。

———————————————————————————

Louis又像往常一样起晚了。那该死的闹钟又没有按时响起。

Louis洗漱完夹了片面包就跑出门了。他正准备掏钱买绿茶时意识到了什么他低笑着摇摇头。想办公室走去。

Louis被人突然拽到角落。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那人摘掉墨镜——Elsa。Louis有一大堆话要问她,Elsa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对他说:“我想你至少得看看你拼上命去救的人是什么样的。”“也是。”

Elsa把他领到了一个附近的足球场,那个男孩正在和他的朋友们一起踢足球。显然他踢的不是很好。但他竭尽所能。就算没踢好也开心是笑着。男孩的酒窝能装人。这让Louis想起了以前,也是和一个卷发绿眼瞳的男生一起踢球的场景。那人踢的也不是很好。

“我想知道,”Elsa看着那个男孩对Louis说道,“是你的什么经历让他宁愿让你接这个电话也不愿让我这个来这一个多月的能力出众还拥有操作密码的人'帮'他。为了接他这通电话我可以说准备了很久。”

“那是我刚成为接线员的时候的事了。我在这世上唯一在乎的人哦当然他也是911接线员,他被厌世的暴徒绑架了让我把电话接给总统否则就杀了他哦很巧也是绑的炸弹……”

“哦等等要一个问题交换一个问题我对你也是很好奇的。”Elsa翻了一个白眼示意Louis继续说。

“谁都知道要在度假的总统接电话就可以暴露他的位置然后暗杀总统。我在一直犹豫,最后和他打的视频电话确实他的安全。他用口型对我说要保护好总统。然后我就亲眼看着视频电话里的他被炸弹炸成……呃你知道吧就那样。”看Elsa不说话Louis强加解释道:“当然我也没看到什么血型场面。毕竟马上那手机就炸了……”“他是你什么人吗?”Elsa开口。

“他叫Harry Styles。我的未婚夫。其实那天的后天就是我们结婚的时候。”

“抱歉。”

“没事了都过去了。我现在尽力帮助每一个需要我帮助的人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毕竟那也是他希望的。保护我们能保护的。”

“只要他在你心里就好了,Louis,”Elsa转过看着Louis,“他还在,你还在。”

“谢了。不过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保密。”

——END——
写完想打自己一点也不BE

[周乐]世末的骑士03

*我的cp已经……没.粮.了.
*希望各位可以吃下我这安利
*中世纪AU,流ooc,应该没副cp

“……我并没有和你们开玩笑。高英杰不见了。他刚是与我一同来的,如果没有人能够说出些线索,微草的队伍就在轮回的边界,即使踏破轮回我们也要找到英杰。”王杰希用没带眼罩的眼睛盯着周泽楷,明显是对他说的。

在场的所以人都显得十分吃惊。高英杰是上次比武大赛中十分具有潜力的骑士。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那次还击败了他的公爵——王杰希。

这样一位骑士当然是谁都想收为己用的,但他是微草的人大家也就都放弃了。更重要的是他是王杰希一手栽培出来的。

高英杰可以说是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的人。

微草接班人在轮回找不着了……这锅轮回没有不背的理由。

“我…好像见到过英杰…”张佳乐不太适应现在过于寂静的环境,有些心虚的开口道。

王杰希二话不说过来要拉张佳乐。被周泽楷挡住了路。

“轮回不藏人。”周泽楷看着王杰希的眼睛说,“你那套没用。”

王杰希便站着看着张佳乐。

“好像是。被人带走的…”看了一眼王杰希,好像在害怕着什么,“说是去找乔一帆…”看见王杰希明显的黑脸,他选择不说话。

所有人都知道。兴欣已经不存在了。连同它的荣耀和屈辱一起被时光淹没。斗神和他的战友们的事迹,在骑士内部已是不可以交流的秘密。没有人会相信他们还活着。

“张佳乐你这个玩笑开的不错啊。啊什么我听见什么了我什么都没听见啊。我们还是来聊一聊你怎么没被蒸熟吧你看你被轰出来…”黄少天给周围所有人用眼神提醒着那个事件的不可能性。

“我知道了。”王杰希打断黄少天跨上扫帚,跟着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就像他刚来的一样。

“哦终于走了吓死本剑圣了。微草真是吃多了没事干吗居然果然过来问我们要人,幸好我们有默契。不过是真的吗战神又要重出江湖了可是那样他就不管那个他自己带出来的骑士了吗,我记得好像有点潜力的叫什么邱非?”

“…没有能力了。”周泽楷接下了黄少天的话。江波涛连忙解释:“嘉世已经没有能力参加这场争夺荣耀大陆控制权的战斗了。”

沉默了一会儿黄少天说:“好了我要联络下一个战队了。”没有接受大家远行的祝福便骑马离开了。

“战争要开始了。”周泽楷撂下这一句话便扭头就走。

江波涛无奈的笑笑搀扶起张佳乐走向轮回的战队。张佳乐也不反抗任人拉扯着自己在地上摩擦着。

这是张佳乐经历百花战败后睡得第一个好觉。

他梦到了他回到了十几岁出头的样子眼前却是一片肆虐的虚无……

他被人摇醒了。

睁开眼便见到周泽楷放大的脸。他听见他说你发烧了还在乱吵。张佳乐看到了周泽楷的担心的表情可是他什么也不想做。

张佳乐第一次认真地考虑到自己的境地。他不想在轮回呆一辈子。

张佳乐开始了他认为的恢复训练,在轮回众人不可思议目光下。

练到第三天的时候。周泽楷走过来对他说加入轮回吧你不必如此辛苦。张佳乐摇头拒绝了。

他疯了一样的练习着并不生疏的剑法。

他不想忘记百花。他害怕轮回。

每次练习完毕后张佳乐都会躺在轮回的花园里,也不管那些小昆虫在他身上乱爬着。他闭上了眼睛,才觉得舒服。那是他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候了。

傍晚晚霞染上云雾时,他被江波涛叫走了。

江波涛带着张佳乐找到周泽楷时。轮回众人都身着骑士正装。周泽楷挥了下手让侍从给张佳乐换上了正装,并套上了轮回的战袍。张佳乐轻轻皱了皱眉头。

“教会要处死反叛军。”周泽楷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周泽楷盯着张佳乐,怕他听到这句话后做出什么意外的举动。张佳乐却只是低着头,默默地骑上了马跟着轮回的队伍慢慢地骑着。见他这样周泽楷咽了一下口水,皱着眉向最前面队伍骑去。

张佳乐跟在最后面,他有些不习惯不带头盔。这让他觉得哭都是一件很不好意思的事。他觉得周泽楷在慢慢剥开他的心但他却不知道周泽楷为什么要那样做。

反叛军……现在哪有什么反叛军啊……黄少天的烽火还没传递完呢……真要说反叛……张佳乐不敢想,他觉得可能是没逃脱的百花众人…

靠!
张佳乐觉得他要死了。

他不知道他是怎么到圣城的。他戴上了战袍的斗篷,让那宽大的帽子遮住自己。他害怕被人看见。也害怕看见别人。

他不想看见不想听见不敢想象。

女人的哀嚎,教皇骑士的吼声回荡在这不大的圣城中。他甚至仿佛听到了被教会单方面称为祭司的张新杰的吟唱。即使他觉得霸图不会让张新杰参加这些。

空气里弥漫着血腥的气味。让那些教会的骑士杀红了言。鼻腔里血腥味浓的下一秒就可以流出鼻血。

突然全场安静了下来,只能依稀听见几声渺远的孩子的哭啼。

张佳乐意识到了什么。他踉踉跄跄的下摔了马。朝着人群的反方向不受身体控制的一拐一拐的向那里疯狂的跑着。他嘴里胡乱地讲着莫名的话。

张佳乐撞上了正巧来看他情况周泽楷。他正要搡开周泽楷时他听到了孙哲平仿佛用尽生命吼出的话。“今天我们要奋战!为了这片美好土地上你们所拥有和珍爱的一切 我命令你们坚持住,荣耀大陆的人们!”随着而来的是一片寂静。张佳乐终于腿一软倒了下去。

周泽楷接住了他。

张佳乐把脸埋在周泽楷的衣领里抽泣着他不敢大声哭就那样咬着嘴唇低声呜咽。

他不敢放开周泽楷了。如今他已无昔日荣耀。是轮回勉强接受他他才残喘至今。他也不想加入轮回。孙哲平至死都遵守着身为骑士应尽的义务,他不敢不做。

百花在张佳乐心中从来不只是一个队伍。那是家一般的存在。

他永远是百花的一员。

周泽楷把张佳乐的脸从他脖子边移开。轻轻的亲吻了他的额头。放开了张佳乐。

周泽楷他是轮回的主轴。这种情况下他不能因为私人情感而不管轮回。

轮回军心一定程度上已经乱了。皇帝搞得这出戏。看样子只是处死反叛军。事实上他在恐吓那些想要造反的人。

烽火怕是要灭了。

只要一家战队没亮起烽火,那烽火就传递不到终点。

轮回怕是骑虎难下了。




tbc.

怎么说呢…最后的吻额头实在是出于完全没有周乐的互动才出来的…
阿发展真漫长……

[周乐]世末的骑士02

*我的cp已经……没.粮.了.
*希望各位可以吃下我这安利
*中世纪AU,流ooc,应该没副cp

惊鸿一瞥,终成执念。

张佳乐未曾想过这个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当张佳乐看着周泽楷笑眼眯眯的样子,他忍不住摘下头盔,偏着头看着周泽楷。

张佳乐觉得自己要淹死在周泽楷的眼睛里了。

周泽楷看见突然不说话都张佳乐以为是自己作为新人太嚣张了,慌张地抬眼扫了一眼张佳乐。张佳乐背对着太阳,就那样轻轻地站在那里,他脸上的绒面和铺闪着的睫毛被阳光镀上一层金色。周泽楷从来没有这么近的看过一个人,因为自己性格的原因,基本不会有人喜欢和自己说话。周泽楷不免开始想下次比武大赛上再次遇见张佳乐要不要放放水。随即又摇摇头。张佳乐是一位骑士,不会需要他人的怜悯的。

周泽楷被张佳乐盯的脸有些发热。

过了这么多年了他依旧会因为张佳乐的注视而脸红。他有些庆幸自己还未脱下头盔。

“周泽楷!!!”就在周泽楷刚想问张佳乐百花发生了什么,计划怎么提前了的时候突然他听到有人叫他名字。他拽着马闻声而去。张佳乐则低声暗骂了一句。

来人骑在飞奔的快马上,手执一把利剑。不知为何猛地一拽马鞭,跑下来,在几颗树遍掏啊掏,确认无误以后把两只手指放在唇下,吹响了马哨。那骏马便随之跑来…

那人没有上马的意图,隔着几米就可以听到那骂骂咧咧的声音,再加上他斗篷上硕大绘着的蓝雨的水滴和倒三角组成了一个特别的六芒星。不用想也知道,是荣耀大陆的剑圣黄少天。光靠说就能把人说死的人。

“我靠江波涛你大爷的!!轮回不懂事你还不懂事吗想绊本剑圣也拜托不要用这么粗俗的手段可以吗?你就装个绊马绳,你当敌人都是智障啊!?还有我们蓝雨计划提前开始了记得配合啊配合!!”黄少天掀开自己的斗篷骂道,“看到张佳乐那玩意没有?百花那叫个溃不成军啊,我来找张佳乐,最近形式紧张,百花已宣告覆灭,再有百花的人出来可就穿帮了。”黄少天看着面前安静的霸图全员,意识到了什么。

“靠不是吧!”黄少天为自己的想法有点懵。

“还真是。”江波涛回应道。

“……黄少天你巴不得人点好吗?‘一天不到张佳乐能去哪里?’去的比你跑回去找喻文州商量的路还远。”张佳乐被周泽楷从石头后面拖出来。

“哎呦我的张佳乐,还全身装备呢?没被热死?”黄少天不怀好意,看到周泽楷扫过来的眼神立马严肃起来,“我们公爵说现在是时候了,再不反击就没机会了。自从斗神消失,教会猖獗,大陆群龙无首很久了。毕竟现在随便哪个骑士都可以把皇帝击败……”“重点。”周泽楷打断了黄少天。

“重点就是,百花的‘烽火’已经点燃了。”黄少天说的很认真。

“嗯,”江波涛点头,“是时候轮…”江波涛被生生的打断。

“那喻文州他算到我了吗?”众人的头上传来一声低语,一位魔道学者从天而降。他左臂上的徽章上印着风和草的标准。不用说也可以想的。王杰希绕了一个圈,又回来了。

黄少天一言不发就那样拿着剑盯着王杰希。

“……危机接触。”黄少天把剑插回剑鞘。

“靠为什么啊就因为你看了他几分钟??”张佳乐不解,“靠黄少天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他转念一想。

黄少天不去看张佳乐反而对着王杰希说:“我们公爵说当大眼没骑马而骑着扫帚还带着微草标志时。就不是敌人了。”黄少天转头看着周泽楷,“大眼和我们有一样的目的,这就是我们公爵猜测的微草加入教会的原因。”

“王杰希你早说嘛!别板着一张脸!既然这样你也没必要抓我了是吧!多好啊大家和和气气的。”张佳乐努力让自己脱身。

沉默了许久,王杰希开口道:“……高英杰不见了。”




tbc.

累死我了。
嗯。
真累。
就短小。

我……想弃文了即使只发了一章……
前天码的[感觉挺多……刚刚一个顺手删了……
……
……
……
……
……
……
死了算了


真·幸·运·E……
这冷cp我要扶不起来啦!!![抱头痛哭

[周乐]世末的骑士01

*我的cp已经……没.粮.了.
*希望各位可以吃下我这安利
*中世纪AU,流ooc,应该没副cp

游走在生存于死亡的中间。那位挂在马上的骑士终于因为马长时间的疲于奔命被甩在了地下。他身着在此之前被鲜血染成几近玄色的盔甲。舔舐了一下满是血腥味的嘴、拖着一身叮铃哐啷的盔甲向无人问津的小径爬去。

他在山隘高处歇息了很久,直至烈日的余光挥洒在他血迹斑斑的盔甲上烫得他要自燃。

他用脚勾起掉落在身边的盾,双手死死的把盾挡住脸和一部分身体,咬着牙,靠着感觉和莫名的运气向身边地平一些的山势倒去。

“靠…”他从牙齿缝中的几个字被凸起的石头与青苔打散了。

他被两侧潺潺的流水声惊醒已是半夜。心中暗骂几声基督后,看向了眼前的情景。这古老而又美丽的荒原,此刻竟又硬生生平添了几分神圣之感。

他费力的用手聚拢这溪水像盾上撒去。看着那血色逐渐变淡漏出它原有的赤红色及百花的标志看着那旁边的用金色描摹的百花缭乱几个小字。心中五味杂陈。勋章照耀出他带着头盔的脸——张佳乐。

心叹喻文州那个神预言,说五月有事必克百花。孙哲平伯爵就手臂负伤,无法拿起他那剑,百花大败,加上王杰希带领教会从中作梗。昔日的百花如旧也已破败不堪。

张佳乐觉得他该去再找喻文州算算能不能改命了。

张佳乐异想的天花乱坠。突然他感觉比以往安静了些许。“微草三队,去那边看看,要迅速。”……这声音,还是大眼?我靠要不是张佳乐他知道了最近王杰希准备用教皇势力逼迫国王那个老东西下台,不知道的还以为教会又开始横行霸道了。

“阿真是不好意思,看各位兴致高涨的样子,我忍不住提醒一下,再往前一米可就是轮回的领地了,我相信,就算是教会,也不想公然闯进公爵的领地吧?”江波涛从树后慢悠悠的晃出来,微笑地提醒到。

“切,队长别信他们!都是唬人罢了!”柳非着急的喊出来望向王杰希。王杰希的斗篷把他从头到脚都包了起来,黑漆漆一片,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走。”王杰希幽幽道,“周泽楷你也不必躲着了,奉劝你一句,日后没有教皇加冕,你依旧也只是公爵。”王杰希一拧缰绳,拉着马回身。
周泽楷也不慌张,大方的骑马出来。看了眼江波涛。

“我们公爵的意思是即便如此,要能拿下皇帝微草早就可下手了何必等到今日?先管好自家事务吧。轮回不劳您操心。”江波涛点头道。

听着马蹄声逐渐变小,张佳乐刚松了一口气,就看见一个全副武装的骑士站在自己面前,盾上赫然写着“Samsara”大字,加上面前人就只是直愣愣的盯着自己一言不发。

靠,周泽楷。

本来都浑身无力的张佳乐,手却自动的拿起来随身佩戴的匕首,准备逮着时机奋力一击哪怕鱼死网破。

“…不打。”一丝奇怪的声音从头盔里坑坑洼洼的飘出来。

“我们公爵是意思就是我们都是骑士,当然了也都我知道骑士是不会和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对决的,因为会有损骑士形象。”江波涛献上讲解。

……废话。就算不是骑士也不会在这一帮人众目睽睽之下把没竞争力的人杀了。死要面子活受罪。现在不杀我就别想再杀了。张佳乐已
心里想着。

张佳乐尽力的抬了抬头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像弱者,当他无意间撞上了周泽楷是眼睛时。他看见周泽楷眼睛中露出属于他这个年纪的飞扬的神采。即使在昏暗月光下,那神采也是不可忽视的存在。

张佳乐好像记起来了,几年前蹭喻文州的光去参加周泽楷的晋封仪式。那时候便是小有名气的枪王了。但那时的周泽楷眼中一片虚无。他们无意间的一对视,那眼中的冰冷似能传递。吓的张佳乐认为周泽楷不希望世袭公爵的地位想哪天自杀于是跟人屁股后面不管人听不听自言自语说了好多骑士精神balabala。对话直到周泽楷问你是谁,张佳乐靠了一声说闹了半天你不知道我是谁,我是张佳乐啊,连着好几次比武大赛第二名的那个用长枪比你还炫的那个。周泽楷忍不住笑,说那你今年更没可能了,我也会去。



tbc.

希望看过文的大佬们喜欢一下或给我留句话……不要给我一种全世界只有我站这冷cp错觉可以吗……绝望……